兽域狂啸 第一百回 狭间道大战

情感  2020/02/18

兽域狂啸 第一百回 狭间道大战

草原的昼夜温差极大,白天是酷热难耐,夜晚却甚是凉爽。

白天月湖所蒸发的水汽入夜后遇冷则凝,所以每到清早,月湖及周边一大片区域便都被白色的浓雾所笼罩,整个月湖便成了云中之月,半隐半露,平添了几分飘渺的美态。

这层浓雾,一直要到太阳升起半竿高才会慢慢散去。

今天也不例外,在月湖的北岸,浓雾使得数步之外便不能辨物。

但今天这一片浓雾之中,却不再有往日的平静,无数黑影在其中疾行,时隐时现,粗重的喘气声,刀枪偶然的碰撞声连绵不绝。

二万五千名土狼人大军排成了一字长蛇阵,正沿着月湖北岸挺进,他们凌晨从扎营处出发,走到这长约三十里的狭间道,正是清晨时分。

只要冲过这三十里,前面就是月背草原。

想到以血洗刀,以人为食,肆意**的快活,土狼人们纷纷加快了脚步,颇有些迫不及待。

“简直是天助我军,有这浓雾的掩护,叛军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会忽然杀到。”一名土狼兵兴奋地嚷嚷。

“可不是,大统领神机妙算,这回要好好杀个过瘾。”另一名土狼兵狠声道。

“我要多搞他几个女人,搞完杀,杀完搞,嘿嘿。”有人淫笑着。

“说起搞女人,还是羚羊族的女人有意思,她们人人长着一条小尾巴。一扒掉她们的裤子,她们便紧张地用小尾巴把腚沟子紧紧掩住。这时候把她们的小尾巴掰开再刷一刀割断,然后一边从后面猛操,一边看着鲜血流满她整个白白的屁股,再听着她们的尖叫,简直太享受了!”一名土狼兵急促地描述着。

四周响起一片不怀好意的淫笑,大家的脚步又加快了。

“我怎么闻到右边湖里飘来新鲜血肉的味道啊!”一名土狼兵边走边猛抽鼻子。

“你小子早上没吃饱吧?”另一名土狼兵喝斥道。

“我也闻到了,而且这一路走来都有。”又有一人说道。

这一下,前前后后的土狼兵们都边走边闻起来。

“呜!”

就在这时,从土狼大军的左侧,也就是从路边的丘陵上忽然响起了一声低沉的号角声。

这声号角如同一个信号,顿时,远远近近响起了一连串的号角声。

“这是大角号,是羊族大角部,他们在我军左侧山坡上。”有土狼人头目大喝。

“他们人不多,只是吹号骚扰,虚张声势,全军疾进,冲过去就是胜利了!”又有一名土狼人头目大声高呼。

可他们都判断错了,随着号角之声,从左侧的浓雾之中,爆发出山崩地裂一般的喊杀声,如雷鸣般从浓雾中滚过,这种气势,只有数万人同时山呼才会有。

这股汹涌的喊杀声从远到近,从高到低,转瞬间已到了眼前,从浓雾之中,可以看到无数黑影正不断逼近,不仅速度很快,而且队列整齐得出奇,连脚步声都是整齐划一的。

“准备逆袭!”土狼兵纷纷抽出身上的刀剑,虽然遇到埋伏,但他们并不十分惊慌,他们有这个自信,在这稀树草原上,他们不怕任何敌人。

首先从浓雾中现身的,却并不是挥舞刀枪的敌人,而是密密的竹竿,这些竹竿还带着新鲜的翠绿色,尖梢削成锐利的枪刺状。

此时,太阳已经跃出了地平线,浓雾如投入火堆中的雪团,迅速消融淡化。

土狼兵们骇然看到,道路左侧的山坡上,无数羚羊人和角马人肩并着肩,排成前后三排,正整齐地向他们快速压下来。

而这些羚羊人和角马人的手中,都紧握着一根三丈多长的竹竿,尖端锐利,第一排竹枪平端,第二排将竹枪架在前排的肩膀上,第三排则将竹枪从前两排战友的大腿侧伸出。

三排竹枪高、中、低密密排列,封死了一切空间。

而在这些竹枪兵的后面,精锐的各族战士排成松散的战线紧紧跟随,大声地叫喊着,或是居高临下投来锐利的标枪,射来密密的弩箭。

面对凶狠的宿敌,羚羊人和角马人虽然眼中还有恐惧,但密集的队形给了他们极大的勇气,身后友族的掩护更是让他们倍受鼓舞。

借着下冲的势头,三排竹枪兵用手中的竹枪向土狼兵猛捅。

密集的竹枪让土狼兵根本无法左右或是上下躲避。

一名土狼兵悍然上前,一刀将一根竹枪砍断,但同时,数枝竹枪几乎同时刺穿了他的胸腹,他惨叫着如同一只被串在竹签上的蚱蜢,挣扎了几下便断气了。

而那根被砍断的竹枪,断面依然尖锐,依然可以杀敌。

土狼兵躲没处躲,攻又攻不进,他们手中的兵刃远没对方那么长,只得胡乱地挥着刀剑,拥挤着不断后退。

见自己的打击奏效,羚羊人和角马人更是信心倍增,他们一边齐声大喊,一边疯狂地对着土狼人猛捅。

竹枪极坚硬,如果捅到没有皮甲保护的地方,一下就是一个血窟窿,即使是捅在皮甲上,也让人受不了。

就算全身披甲或是手执坚盾,同时被数根竹捅撞,合数人之力也足够让被捅撞的这名土狼兵连连后退了。

如果是在平地上,此时的土狼人早一哄而散,拉开距离后用弓箭来打击这些速度不快的枪兵,等射出缺口后便可一击而溃。

可现在,能让他们的后退的距离只有数丈,不过转眼间,许多土狼人已经落水了。

月湖南岸湖坡平坦,人入水数十丈依然不会没顶,而这北岸却是湖坡陡峭,人一入水,没走几步,脚下便已经踩不到地了。

一名土狼兵在水中拼命扑腾着,极力向远处游去,要躲到弓箭的射程以外,才算是安全的。

忽然,他的手抓到了一块软软的东西,他将这东西捞出水面一看,居然是一块已经被咬烂的牛腩肉。

水里怎么会有牛肉,是谁投放在这里的。

还没等这名土狼兵回过神来,一阵剧痛从他的左小腿上传来,他感觉到,自己小腿上的一块肉被什么东西猛然撕咬了下去。

“啊!”

这名土狼兵发出了一声惨叫,疯狂地在水中扑腾起来,在他的身边,湖水如沸腾一般,无数条黑影在其中穿梭,湖水迅速变成了红色。

这声惨叫如同一声开场的锣鼓,正在湖面上扑腾的无数土狼兵纷纷惨叫起来。

一名土狼兵一边惨叫,一边从水中举起一条胳膊,只见一条蒲扇般大,圆扁形的鱼正死死咬在他的胳膊上。

他惊叫着狠狠一甩,将胳膊上的鱼甩到了水中,但胳膊上却留下了一个深深的伤口,一块血肉已被这条鱼咬下。

“水中有剃刀鱼!”一名被袭击的土狼兵绝望地高呼。

三十里长的狭间道如开了锅一般,一个个土狼兵被长长的竹枪无情地捅死或是被捅落水中。

而在水中,无数土狼兵惨叫着,在翻滚的血水中被活活撕咬,湖面一片沸腾景象。

“土狼骑,跟我冲,只要冲过去,前面便是广阔的草原。”率领着两千余名骑兵,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狼岳悍然大呼。

土狼骑们是前锋,当伏兵四起时,他们本来就已经快到达狭间道的尽头了,他们纵狼猛然一冲,便已经冲过了道口,眼前便是一望无际的北岸草原,只要进了草原,他们便如鱼入水,如鸟上天,能进能退了。

可他们很快发现,自己太乐观了。

在道口前方,一千多名两米半以上的巨人战士正排成一列,等待多时。

更可怕的是,在这条战线上,居然还有五、六十头巨象,比一般的大象还要大上三倍有余,简直如同一座座肉山。

这些是象人的兽亲,要害部位都包裹着厚厚的皮甲,象背上树有高高的战台,配有一名驭手,一名投枪手,一名强弓手。

在这些象亲那粗如大腿,长逾丈余的象牙上,套扎着精钢打制的牙套,上面分叉成十数枝尖利的矛刺,如果象亲冲入敌阵,用象牙左右挑击,用象脚四处践踏,简直是无可抵挡。

在魔虫大军进攻象谷时,象亲们正由专门负责喂养它们的族人引着,在一处水草丰茂的草场放牧,闻讯于昨天晚上前来汇合,刚好赶上这次大战。

“是象人,叛军有象人为后援!”一名土狼头领惊恐地大呼,谁都不愿意与象人产生冲突。

如潮水般涌出狭间道的土狼骑们纷纷勒住了巨狼,惊恐地盘旋着。

“象人!我们向来与你们没有仇怨,为何与我们作对?!只要你们让开一条路,稀树草原的东域,我愿意分你们一半。”狼岳驱狼上前高呼。

“哈哈!好一个一半,我们要的是整个东域,还有,你们的狗命!”在象人战线的中心,象巍不屑地回应道。

“妈的!”狼岳凶狠地呲了呲牙,振臂高呼:“勇士们,列狼牙阵,冲过去,让这些粗笨的东西见识一下我土狼勇士的厉害!”

狼岳身后高举狼头枪旗的旗号兵有节奏地挥舞起来手中的枪旗。

所有的土狼骑都旋风般行动了起来,松散的队形迅速收拢成型,一个巨大的锥形阵转眼间成形,锥尖直对着远处象人战线的中心。

“全军冲击!”狼岳长刀高举,向前狠狠劈指。

(这是值得纪念的一章,《兽域狂啸》整整发书一百章了!回头看看真有些不敢相信呢!继续加油!大大们给点鼓励喽!!)

盐城牛皮癣医院咋样
哈尔滨治疗白癜风医院
妇科千金片效果怎么样
相关推荐
有家长一度调侃缘由

有家的地方就有南康家具——家居电商新赛道!  “有家的地方就有南康家具”,这样一句标语,是一名...

情感 · 2020-04-09 06:13:09
大众点评发布点评指数数据盘点全国老店柔软

大众点评发布新营销工具那些明星推荐或者明星出没的店铺,总是排队排的再长也有人去吃~还有这个。。。...

情感 · 2020-04-09 04:27:57
共272字1页转到页编者按赏读一组词作

共 272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赏读一组词作。【喝火令】、 【诉衷情】饱含深情,祝贺诗友生辰。【...

情感 · 2020-04-09 01:35:58
[p] 说起R缘由

说政治和经济是一对连体婴儿,一点儿也没错。所谓 最严厉的房产调控政策 一旦趋于温和,被压抑的楼市...

情感 · 2020-04-08 21:30:34
2016年3月5日8日缘由

2015年智能终端续航拐点将至:体验大幅提高Apple watch的续航问题被一再诟病,而智能的待机之殇已无需多言...

情感 · 2020-04-08 19:28:19
已经批准预售的项目在10日内必须开盘柔软

《王国之心3》横扫全球游戏销量榜 为系列销售速度最快的作品《王国之心3(Kingdom Hearts III)》的首发非常成...

情感 · 2020-04-08 17:33:21